当前位置:haiwang.cn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会求刘姥姥?为的什么事情?
红楼梦中王熙凤为何会求刘姥姥?为的什么事情?
2022-05-16

有人没读过《红楼梦》,没人不知道刘姥姥。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,接着往下看吧~

刘姥姥喝醉酒睡进怡红院,好在袭人回来将她叫醒,贾宝玉不知道。贾母平时不运动,身体疲累晚饭也没吃。贾母身体有恙,贾家自然忙乱起来,请医问诊,不提。

这边刘姥姥住了两、三天,心满意足就向王熙凤辞职。

(第四十二回)且说刘姥姥带着板儿,先来见凤姐儿,说:“明日一早定要家去了。虽住了两三天,日子却不多,把古往今来没见过的,没吃过的,没听见过的,都经验了。难得老太太和姑奶奶并那些小姐们,连各房里的姑娘们,都这样怜贫惜老照看我。我这一回去后没别的报答,惟有请些高香天天给你们念佛,保佑你们长命百岁的,就算我的心了。”

刘姥姥说“明日一早定要家去了”,去意已决。明明贾家好吃好喝好住好玩都有,刘姥姥却还是要回到自家的茅房土炕,正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。

贾家虽好不是自己家里,吃过了、见过了也就得了。再住下去主人讨厌不说,自己也没“礼”,日后再想要上门势必不容易,还要经受比这次更大的羞辱。

刘姥姥辞行,体现的是为客之道。不管客人投奔的目的为何,到了时间都要离开。就像借钱,好借好还再借不难,借了不还势必自绝于亲友。

刘姥姥农村“粗俗”老妇尚且如此,薛姨妈和薛宝钗呢?

贾家寄人篱下吃他们这口饭的人很多。值得读书人注意的有三个。

一是林黛玉,父母双亡被外祖母舅舅收养,算作贾家养女。不过人心隔肚皮,林黛玉不能不自觉。贾家那些势利眼,也终究觉得“不是咱家人”。厚道如袭人尚且如此说,何况其他人。

二是妙玉,孤身一人流落红尘。被贾家下帖子请来拢翠庵主持,算起贾家供养的客卿。只要主人有需要,她就可以留住。双方属于供养关系。

三是薛宝钗,薛姨妈带着儿女来贾家,借口探亲。结果一住八九年不走。刘姥姥来时已经住了五年多,最是不合礼数。

贾家房子固然多,薛家固然不需要贾家帮衬花费,问题是住到别人家里不走真的好么?不说主人如何想,客人也不自在。双方只能不尴不尬地僵持下去,总得来说还是客人“失礼”,成了恶客。

如今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后辞行,无论她的目的为何,起码不失礼数。古人讲究“为客之道”,有做客的相关要求和礼节。在此框架之内的都合理,超出框架以外不合理。

刘姥姥带着“攀附”贾家的目的来,与薛家都是“打抽丰”而来。刘姥姥尚在合理之内,薛家超出合理之外。曹雪芹将刘姥姥和薛家“合并”与“对照”的意图非常明显。

不提薛家如何,只说刘姥姥辞行引出王熙凤调侃抱怨。说贾母和大姐都因为她病了。刘姥姥也没有不好意思,只说“老太太有年纪的人,不惯十分劳乏的……小姐儿只怕不大进园子,生地方儿,小人儿家原不该去。比不得我们的孩子,会走了,那个坟圈子里不跑去。一则风扑了也是有的;二则只怕他身上干净,眼睛又净,或是遇见什么神了。依我说,给他瞧瞧祟书本子,仔细撞客着了。”

古人笃信这些神异之事,才有各种讲究,信则有不信则无,倒也不理论。不过一句话提醒了王熙凤,反倒为女儿巧姐求起了刘姥姥。

(第四十二回)凤姐儿道:“这也有理。我想起来,他还没个名字,你就给他起个名字。一则借借你的寿;二则你们是庄家人,不怕你恼,到底贫苦些,你贫苦人起个名字,只怕压得住他。”刘姥姥听说,便想了一想,笑道:“不知他几时生的?”凤姐儿道:“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,可巧是七月初七日。”刘姥姥忙笑道:“这个正好,就叫他是巧哥儿。这叫作‘以毒攻毒,以火攻火’的法子。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,他必长命百岁。日后大了,各人成家立业,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,必然是遇难成祥,逢凶化吉,却从这‘巧’字上来。”

王熙凤让刘姥姥给巧姐取名字,就是要她做女儿干娘之意。旧时候认干爹干娘就为了“借寿挡灾”。比如贾宝玉认马道婆做干娘。顺便也求刘姥姥起一个贫苦“贱名”,保佑女儿好养活。不过,王熙凤求名反应的问题很严重。

大姐是王熙凤和贾琏的嫡长女,出生两三岁还没有名字。古代女儿虽说大多没名字,贾家却并不是普通人家,女儿都有乳名甚至学名。

大姐才出生也罢了,已经长到两三岁没名字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贾琏没给女儿取名,王熙凤也没办法求其他人“赐名”。如今见女儿多灾多难,不得已求刘姥姥给取一个贱名,不为传扬,只为家里叫了保平安,求得心安。

巧姐无名,贾琏不理会,贾赦不理会,贾母也不理会,代表对“女儿”的不满意,以及王熙凤生下女儿不称心,如果是嫡长孙早都众星捧月,哪会如此可怜?

荣国府嫡长房最需要嫡长孙继承人,偏偏生下女儿,对王熙凤、女儿,乃至于整个嫡长房都是问题和悲剧。以后一系列故事,都围绕子嗣和继承展开,并最终导致一家人分崩离析。只从大姐儿无名,就能体会出背后的危机和人心浮动。

王熙凤主动求名,刘姥姥也不能拒绝。她也七老八十没什么忌讳,根据大姐七月初七生日取名为“巧姐”。取名这段内容更是精彩。

王熙凤向刘姥姥给女儿求名,既是担心女儿,也是缓解尴尬,家里无人取名,只好找人“借寿”。

她对女儿出生日期很介意,七月初七“乞巧节”,现在是中国情人节。但古代却不太吉利,属于“阴月阴时”。七月是民间传说的“鬼月”,“七月初一鬼·门开”,就有孤魂野鬼出来投胎为人。七月出生的孩子,有些夭折的,都被认为是被“抓回去”了。

王熙凤说“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,可巧就是七月初七日”,与重阳九月初九正相反,阴气重很让时人忌讳。

刘姥姥的回答体现出积古老人的人情世故练达,面对难题总能找到解决之道。她的方式是在现实的被动中找出合适的解决之道。一如她决定来贾府打抽丰,四两拨千斤。

王熙凤的心结是对女儿生日“不好”的担心,刘姥姥不在旁枝末节上纠缠,只为打消凤姐的疑虑,将不利创造成有利就好了。

刘姥姥解决问题的方式值得很多人学习,与其解释七月没什么不好,不如说七月初七对巧姐如何好,才是她七十多年人生积淀的大智慧。

所以,刘姥姥决定用“巧”字,只为解决王熙凤心中的那根刺。“巧姐”之名又好听,又机灵,又吉利。“……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,他必长命百岁。日后大了,各人成家立业,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,必然是遇难成祥,逢凶化吉,却从这‘巧’字上来。”

刘姥姥妙在主动给王熙凤“洗脑”,她之前讲“观音送子”故事,也是给贾母、王夫人心里建设,要她们做好事帮自己。如今给巧姐取名,只要王熙凤相信名字是好的。至于好不好,反正巧姐一辈子,王熙凤看不到,她刘姥姥更看不到。

综上所述,刘姥姥这次辞行,有贾母的接待,加上她卖力表现,贾家终于将她当个亲戚。以至于这次回去刘姥姥赚得盆满钵满,不虚此行。那么,贾家给了刘姥姥多少好东西呢?